• 区域经济新格局显现 高质量均衡发展成重点 2019-07-14
  • 是计划,不是批准;是统计,不要浪费。为的是“发展经济,保障供给”! 2019-07-09
  • 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 大会会址永久落户佛山 2019-07-09
  • 阶级是“楼梯”吗?别瞎扯了。 2019-07-07
  • 建德网—致力打造建德第一视听门户网站 2019-07-07
  • 哈洽会上的台商:希望更多人分享中华文化 2019-07-06
  • 长治全省率先发布人才落户新政 2019-07-06
  • 此理论大体可以这样理解,即一个市场中的经济实体为追求最大的利润,多次进行扩大生产,每一次投资所产生的效益都会与上一次投资产生的效益之间要有一个差,这个差就是边际 2019-07-05
  • 图解2017民政工作成绩单:改革试点全面推进 1.6万留守儿童复学 2019-07-05
  • 习近平主席讲话弘扬“上海精神” 助力打造共同繁荣引擎 2019-07-04
  • 意大利葡萄酒之旅:品味西西里葡萄酒的独特风情西西里Pantelleria 2019-07-02
  • 细数vivo NEX亮点 骁龙8458GB+256GB屏幕指纹 2019-07-02
  • 海淀区发布《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实施办法》 2019-07-01
  • 努尔加大峡谷的星空有多美? 2019-07-01
  • 人民日报评论员:共同描绘历史新阶段的发展蓝图 2019-06-21

  •  

    11选5手机软件: 第三百二十七章解一下馋

        第三百二十七章 解一下馋

        白延之抚着她的秀发,一下一下的,心里也总算踏实了一些,战争结束了,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今(日rì)皇上还特意提到大哥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不(日rì)将会进京论功行赏。

        他很替大哥开心,但是没有叫醒顾晚柠,微微一笑,在他发际印下一吻,明(日rì)吧,明(日rì)再告诉她。

        结果第二(日rì),他醒来的时候,顾晚柠还在睡,他也没来得及说,只能先去上朝。

        顾晚柠昨(日rì)站了一天,又走来走去,确实累,直到白延之都离家快半个时辰,她才醒过来。

        “红玉……”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欢脱的声音,“夫人,您醒了?”

        红玉推门进来,忙伺候她穿衣起(床chuáng)。

        “嗯,睡得沉了,才醒?!?br />
        “夫人今(日rì)还要去那边盯着吗?”

        “嗯,去。用了早膳就去?!?br />
        说着,顾晚柠察觉到一股风吹了进来,有些冷。

        红玉感觉到,忙走到门边去关门,“今(日rì)怕是要下雨,天(阴yīn)沉沉的?!?br />
        顾晚柠刚刚也看到外面的光线确实很暗,“红珠呢?”

        “红珠去拿浆洗的衣服了?!?br />
        轰隆……

        忽然天空打响一声炸雷,红玉嘟哝了一句,“看样子是要下雨了?!?br />
        正说完,门“哐”地一声被推开,红珠抱着衣服冲进来,“下雨了,下雨了?!?br />
        们还没关,顾晚柠也看到了外面妖风阵阵,豆大的雨点开始砸落下来。

        “看样子今天是开不了工了,”那她就不用去了,转而一想,延之走那么早,还没下雨,万一午时要回来怎么办?

        她扭头看红珠,“大人今(日rì)上朝时可有备???”

        “没有,大人离开的时候时辰还早,天气也还好,刚刚才变了天?!?br />
        夏季本来就如同小孩儿的脸,说晴就晴,说(阴yīn)就(阴yīn),说下雨转眼就下大雨了。

        下雨天没什么事,顾晚柠就在房间里翻翻话本或者玩玩游戏,见时辰差不多了,雨也小了一些,不过还是在下。

        她穿好衣服,带上红珠红玉,又带上了雨伞,这才让车夫驾车往宫门口驶去。

        时辰还早,宫门里还没有官员出来,顾晚柠就让车夫将马车开到一旁的巷口静静等待着。

        一刻钟后,陆续有大臣从里面出来。

        白延之则被留到了最后,原因自然是因为他的同胞哥哥立了大功,皇上特别嘉奖大哥,顺带也褒奖了他几句。

        所以,等他出来的时候,时候就不早了,他急着回去,即便外面下着小雨,他也脚步匆匆地追了上去。

        得到皇上命令追出来送伞的小太监,一出来就失去了他的踪迹。

        白延之一口气走到了宫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他回头看了一眼,退到了一旁,然后就听到马车在他(身shēn)边停下。

        接着帘子撩起来,露出了苏幼韵的脸,“白大人,好巧,雨(挺tǐng)大的,我可以送你一程?!?br />
        白延之微微颔首,“多谢苏小姐的好意,这点小雨不算什么,小姐还是先行吧?!?br />
        疏离而客气,苏幼韵叹了口气,放下了帘子,马车“哒哒哒”地驶出了宫门,白延之也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只是没想到,刚出了宫门,那马车又停了下来,白延之不解,但想必和自己无关,就打算从马车旁边过去。然后他又听到了苏幼韵的声音。

        “白大人,稍等!”

        对方毕竟是内阁首辅的小姐,主动提及,他只能停下脚步,转头面对马车的方向,但是眼神却没有朝马车看去,“苏小姐还有什么事(情qíng)吗?”

        “白大人放心,我只是想着大人这样淋回去会生病,刚好我车上有多余的伞?!彼底?,她朝一旁的丫鬟道:“绫儿,给白大人送过去?!?br />
        “是,”

        绫儿十分机灵,也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虽然她有些不忿,还是下车给他送了过来。

        白延之摆手拒绝,“不用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丫头强行将伞塞进了他手中,“我家小姐吩咐了我得做到,要是白大人不需要可以丢了?!?br />
        说完,就转(身shēn)爬上了马车。

        苏幼韵也未多言,冲他微微点头,就放下帘子离开了。

        白延之握着伞,就听到对面的巷子里传来了马车的声音,一抬头,就发现那马车和车夫都十分眼熟。

        心头一凛,马车已经来到了面前。

        帘子被掀开,顾晚柠的脸出现在面前,她的神(情qíng)并不像生气,但白延之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陡然觉得手里的伞好烫,丢也不是拿也不是。

        “相公还要在雨里站到什么时候?赶紧上车吧?!?br />
        顾晚柠当然看到了刚刚那一幕,但是说吃醋?怎么可能吃醋。

        她一个现代人,难道看到男人和女人说一句话就要死要活了,何况白延之的态度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

        倒是白延之这表(情qíng)(挺tǐng)让人玩味的,仿佛做错了天大的事(情qíng)一样,爬上马车之后就将伞丢到了一旁,“娘子,你刚刚看到了对吗?”

        顾晚柠逗他,点头,“嗯,看到了?!?br />
        白延之觉得心里沉沉地,忙不迭地解释,“我也没想到会在宫门口碰到她,那位苏小姐只是见我没带伞,所以好意给了我一柄伞?!?br />
        他的解释十分简短,没有过分撇清自己贬低她人,顾晚柠还是(挺tǐng)满意的。

        “嗯,不过就是一柄伞,你看你淋了这么多雨,生病了怎么办,赶紧擦一擦?!?br />
        白延之的头发已经湿透了,(身shēn)上的衣服也都被晕染了深色,虽说是夏天,被(阴yīn)风这样一吹,也容易着凉的。

        白延之没有接帕子,而是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你没生气?”

        顾晚柠笑了,“我气什么?气你拒绝了她给你的???还是气她的丫头强塞给你你没有丢掉?!?br />
        白延之没吭声,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她。

        “好了,我没生气,我知道你没有那样的心思,何况她毕竟是内阁首辅的女儿,她好意给你伞,你要是在宫门口丢掉,就是踩了她和整个苏府的脸?!?br />
        说着,抬手帮他擦拭头发,“你看看你,都湿透了?!?br />
        白延之觉得她此刻美得让他心里都软绵绵的,很想将她搂在怀里好好怜(爱ài)一番,可惜马车里还有两个丫头,他只能正襟危坐。

        他就干脆放松下来,笑着看她,“那你给我擦干?!?br />
        顾晚柠只能跪到他(身shēn)边去,抖开了帕子,将他发髻打散,给他慢慢擦拭。

        两个丫鬟十分识趣,将头都转向窗帘那边,顾晚柠专心擦着,然后问道:“皇上有说擎苍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大哥回来之前应该会先送来一封信?!?br />
        说话间,他悄悄伸出手将她一只手捏住,握在掌心把玩,他的娘子到处都软软的,连手都这么软,就这么握着,就软到了他的心坎里。

        顾晚柠抽了两下手都没有抽回来,索(性xìng)让他抓着了。

        加上头发也擦得差不多了,正要坐下去,忽然腰间缠过来一只手臂,将她往他(胸xiōng)口一拉,她就那么撞在了他的(胸xiōng)口,甚至感受到了他(胸xiōng)膛的硬度和他(身shēn)上的(热rè)度。

        顾晚柠趴稳后,回头看了一眼两丫头,量丫头依旧乖乖地背对着他们坐着。

        她收回目光看向白延之,睨了他一眼,警告他收敛点。

        白延之弯唇一笑,见那两个丫头那么识相,胆子也大了,手臂收紧,让她只能依靠他的力量稳住(身shēn)形。整个人都往她这边压来。

        怀中抱着(娇jiāo)软可人的姑娘,鼻尖全是她(身shēn)上的馨香,他有些没忍住,朝着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但也只是这么一下,他也察觉到自己太孟浪,就歉意地笑了笑松开了。只是回去的路上,他始终抓着她的手揉捏着,然后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

        “那边修建得怎么样了?”

        “还早,今(日rì)下雨,估计没开工,要是下几(日rì)的话,就得都耽搁了?!?br />
        “慢慢来,以后(日rì)子还长?!?br />
        也只能这样了。

        因为下雨,街上都没什么人,马车的速度快,很快就停在了白延之的府邸前。

        红珠红玉先下了车,白延之也挑开帘子跳了下去,然后一伸手将随后出来的顾晚柠抱下了车。

        顾晚柠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赶紧抱住了他的脖子。

        白延之眉眼间都是温柔的笑,“别弄湿了鞋子,我抱你进屋?!?br />
        白延之的(身shēn)上全淋湿了,顾晚柠被他抱着,也染湿了一些。

        一进屋,他就吩咐红珠红玉,“去备水,夫人要沐浴?!?br />
        “我只是袍子有点湿,换一(身shēn)就行了,倒是你赶紧泡一下(热rè)水?!?br />
        红玉和红珠准备(热rè)水去了,白延之直接将她放到了(床chuáng)上,整个人压覆上去,不等她开口,就堵住了她的唇。

        温柔缠绵,顾晚柠觉得自己浑(身shēn)都软了,才伸手推了推他,她担心红珠和红玉快回来了。

        白延之看着她有些湿润的双眸,心口一动,恨不得再吻吻,但是也知道那两丫头估计快回来了,他松开了她的唇,仍旧盯着那红艳艳的唇看,“刚刚在车上,我就想这么做了?!?br />
        “你的意思是你没做?”顾晚柠都忍不住哼笑了一声。

        白延之也笑了,“只是碰了一下你,解一下馋?!?/DIV>

    11选5傻瓜打法 www.wm-v.com 重要声明:小说《农门小媳妇:随身带着APP》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11选5傻瓜打法 第三百二十七章解一下馋手机阅读

  • 区域经济新格局显现 高质量均衡发展成重点 2019-07-14
  • 是计划,不是批准;是统计,不要浪费。为的是“发展经济,保障供给”! 2019-07-09
  • 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 大会会址永久落户佛山 2019-07-09
  • 阶级是“楼梯”吗?别瞎扯了。 2019-07-07
  • 建德网—致力打造建德第一视听门户网站 2019-07-07
  • 哈洽会上的台商:希望更多人分享中华文化 2019-07-06
  • 长治全省率先发布人才落户新政 2019-07-06
  • 此理论大体可以这样理解,即一个市场中的经济实体为追求最大的利润,多次进行扩大生产,每一次投资所产生的效益都会与上一次投资产生的效益之间要有一个差,这个差就是边际 2019-07-05
  • 图解2017民政工作成绩单:改革试点全面推进 1.6万留守儿童复学 2019-07-05
  • 习近平主席讲话弘扬“上海精神” 助力打造共同繁荣引擎 2019-07-04
  • 意大利葡萄酒之旅:品味西西里葡萄酒的独特风情西西里Pantelleria 2019-07-02
  • 细数vivo NEX亮点 骁龙8458GB+256GB屏幕指纹 2019-07-02
  • 海淀区发布《海淀区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实施办法》 2019-07-01
  • 努尔加大峡谷的星空有多美? 2019-07-01
  • 人民日报评论员:共同描绘历史新阶段的发展蓝图 2019-06-21
  • 作弊麻将机揭秘 3d彩票软件那个好 年香港赛马会 香港六合图库中心 足球竞猜微信群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宁夏十一选五下载 新疆十一选五一定牛 北京单场买了胜平亏钱 湖南彩票 一肖公式规律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 中国竞彩网计算器小说 新疆18选7中奖号码 四肖中特钱多多庄心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