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雷雨深深:请看《医改成功的关键在捋顺逻辑》…… 2019-05-18
  • 回复@信马克.blog:你一个挑粪的露原形了吧? 2019-05-18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5-15
  • 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05-15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13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会议 2019-05-13
  • 企业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下月起实施 2019-05-13
  • 岭南佳果飘香 周边摘果正当时 2019-05-10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05-07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5-03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2019-05-02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4-29
  • 农民回答风水神,“勤劳的农民玩什么没有富起来”。(原创首发) 2019-04-29
  • 不是男装周也能邂逅小鲜肉 暴走巴黎的正确方式 2019-04-28

  •  

    青海快三中奖规则: 403第403章

        金盘语气平和, 娓娓道来,将它此前的顾虑一口气尽数倾吐。

        然而石咏却听得有些懵“八福晋, 遣归母家没有这种事呀您从何处听说八福晋可能会遣归母家的”

        “没有难道我没听真”金盘纳闷了, “确确实实听说了不止一次啊八福晋无子嫉妒, 她对这种指责已经司空见惯。若真有此事, 以此为由,将她遣归母家,也不足为奇呀”

        石咏直接反驳, 说“可那该都是上一任皇帝在的时候才有的事吧。此前廉亲王的皇父确实提过廉亲王福晋无子嫉妒, 也曾经提过若再继续如此便要遣归母家??墒呛罄戳淄醺=沼谌塘?,让廉亲王纳了姬妾, 诞下一儿一女过(日rì)子。再加上现任皇帝只是廉亲王的皇兄这一位应该再没兴趣让廉亲王府里闹腾了吧”

        金盘登时语带惊讶“怎么会, 我确实听见廉亲王与廉亲王福晋谈及遣归母家,随后我便被盛入囊匣, 算来应该就是前几(日rì)的事”

        她还要再与石咏争辩, 岂料被武皇的宝镜打断了话茬儿“不说这遣归母家的事儿了, 卫皇后,请你再说说那件八王议政,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儿”

        卫子夫的金盘对于“八王议政”之事所知也不甚详, 它唯一知道的, 便是自己这只金盘被送到琉璃厂发卖,与八王议政之事有关。廉亲王进来与福晋商议发卖府中的古董、书画之类,以迅速收拢金银财帛之时,曾经明确提过一句“八王议政那起子人, 都是见钱眼开之辈?!?br />
        八福晋便叹道“那便只有如此。好在九弟出京之前留下了一些财物,否则单靠我们府,便是倾家((荡dàng)dàng)产,怕也是填不满那些铁帽子王的利(欲yù)熏心?!?br />
        在那之后,卫子夫的金盘便立即被打包装箱,再见天(日rì)时,已经在琉璃厂的古董摊子上,陈列发卖。卫子夫的金盘一向为人当做至宝收藏,而从未遇到过这种(情qíng)形,当街任人挑选。所幸它遇见了石咏,现在一回想起来,金盘对石咏还是蛮感激的,竟就这样不惜代价地将它带了回来,心中柔软,无形中就又与石咏拉近了好些距离,当下与武皇的宝镜(热rè)烈地讨论起来。

        一时宝镜与金盘两个都在商议“八王议政”究竟是什么,石咏却突然灵光一现,一拍大腿说“我知道这,该就是,议政王大臣会议,又叫八王议政?!?br />
        这“八王议政”的祖制,是太祖努尔哈赤所建,当时是他在囚死弟弟舒尔哈齐、杀死长子褚英之后,为了平衡各旗主贝勒之间的地位,授予诸子侄以一定程度上参与军政大事的权限,同时使得各旗主贝勒之间互相牵制,避免今后(爱ài)新觉罗家族里再发生这样同室((操cāo)cāo)戈的惨剧。

        当时的八王议政乃是“大事由八和硕额真裁决”,和硕额真,也就是所谓的“八王”,都是皇太极的兄弟、堂兄弟和侄子。这种制度初创时,就是将汗王的权力与利益全部均分下去,以保证八旗的经济实力平等,不会出现一旗或几旗独大的局面。说得好听些,叫做“令八旗旗主贝勒共议国政”。

        后来参加这“八王议政”的人数有所增加,不再局限于旗主亲王、郡王、贝勒,甚至贝子与公一级的皇亲也有参加,这八王议政便渐渐转变成为“议政王大臣会议”。廉亲王(允yǔn)禩在康熙皇帝刚刚驾崩之时便得了这个“议政王大臣”的头衔,奉命主持这个“议政王大臣会议”。

        较之最早的八王议政而言,议政人数的增加其实一定程度上稀释了“八王”手中的权力。再加上顺治与康熙都采用内阁处理政务,康熙又一手创建了南书房,亲自挑选亲信文人进入南书房办事,相当于组成自己直接控制的机要秘书班子,重大政务不再需要交付议政王大臣会议讨论,改为径由南书房传渝或遵旨起草上谕,从而由皇帝本人直接地行使皇权。

        而眼下石咏冷眼旁观,雍正的“军机处”班底已经打造成型,“军机处”只是缺一个正式的名字而已,好些政务其实已经开始通过军机处直接传达下去。如此一来,既排除了王公贵族,也排除了内阁大臣,终于能使皇帝乾坤独断绝不容皇帝大权旁落,也不(允yǔn)许臣下阻挠旨意?;实弁üχ苯酉虻胤礁骷豆僭毕麓锩?,早先的“议政王大臣会议”这一项制度就渐渐形同虚设了。

        石咏将这一大(套tào)都解释给书房里的文物们听说,从它们不发一言的表现来看,石咏深切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表述清楚了。

        “咏哥儿,朕记得你在广州的时候,你和你的朋友,曾经向朕描述过后世的(情qíng)形。朕记得,你们也说过,有一个大会,有很多很多人,由这些人一起来决定国家的政务,决定一个国家要往哪个方向走。这与刚才卫后所提到的八王议政,和你所说的议政王大臣会议,又究竟有什么区别”

        “区别非常大”石咏肃容这是一个非常紧要的问题。

        “八王议政制度里,参与议政的人,全部代表同一个阶级,有基本一致的立场。他们议政,只是议的这个阶级内利益分配,他们根本无需为旁人考虑。而真正先进的制度,是该将所有的人都纳入议政的范围,由普罗大众一起选出代表,参政议政,这些人当中,应该有男人、有女人,有农人、有工匠、有读书人,也有没读过多少书的这些人,不会因为他们出生时的(身shēn)份有什么不同,造成他们的权利有什么不同,在这个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平等的”

        石咏这话一说完,武皇的宝镜,卫后的金盘,红娘的瓷枕,这三位,齐齐地问“包括所有的女人”

        一捧雪对不起,我还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

        “这是自然的”石咏毫不犹豫地答道。

        “朕朕好像有点儿明白了”宝镜喃喃地道。

        他们一个人,四件物事,商量了一晚上,当然也并没商量出什么。如今唯一可知的,就是廉亲王府正在快速出清家中的古董书画,其目的可能是要打点议政王大臣会议之后的八旗旗主。

        廉亲王前一段时间从九阿哥手中获得了大量财富,即便如此,这一位竟然还是要变卖家产,以满足八旗王爷们的“贪心”。所以问题就来了廉亲王求这些八旗王爷们,究竟是要做什么

        “所以,什么遣归母家,也极有可能是廉亲王为了不连累其妻,故意安排的局了”

        议到最后,谁能想得到,武皇的宝镜一个大转弯,又绕回了大家最初讨论的议题,偏这时大家都觉得,这个结论顺理成章,理应如此。

        而卫后的金盘此时也完全明白了,叹息道“福晋是决计不会肯的?!?br />
        相处多年,卫后的金盘已经对八福晋完全了解,并且生出巨大的同(情qíng)。她本人是得益于生育,是因为得子而被封后,却深刻明白八福晋的痛苦,也欣赏她奋力挣扎的勇气,同(情qíng)她无奈放弃的绝望。就因为这个,卫子夫的金盘才会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拒绝透露廉亲王府上的(情qíng)形。

        可是待到听石咏说外界根本没有这种压力,而武皇又分析出这根本是廉亲王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从而让福晋避开嫌疑,从而保全的手段??墒钦饧任ケ掣=囊庠?,又毁了福晋的余生,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廉亲王究竟要做什么,竟要用这种手段来保全福晋。

        若真的只是为了廉亲王自己的政治目的,那此人可是够渣的。

        金盘叹息过这一句之后,便索(性xìng)一转话头,问起其余众位的过往,它似乎已经再也不关心廉亲王府的事了。

        石咏夜里疾奔回海淀,石家人都是到了晨起的时候才知道,惊讶了一圈,连忙安排他梳洗用饭,又不敢耽搁,毕竟石咏这(日rì)当值,还要早早地赶到圆明园勤政(殿diàn)去。

        好容易勤政(殿diàn)那里诸事议完,石咏正要随张廷玉退下,雍正则照旧留十三阿哥说话。十三阿哥却和蔼地对石咏说了一句“茂行,在(殿diàn)外等本王一阵?!?br />
        石咏心知应当是昨(日rì)造访金鱼胡同怡亲王府的事,已经教十三福晋告诉十三阿哥了。他心想,正好,趁此机会,将那“八王议政”的事提点十三阿哥一下。岂料雍正听见了说“石咏,朕与你姑父要去游园,你便在镂月开云1等候便是?!?br />
        “镂月开云”其实就是牡丹园,当年弘历与弘昼骑自行车,从而被康熙皇帝遇上的事儿。那里距离勤政(殿diàn)有点儿距离,因此石咏预计雍正与十三阿哥这对哥儿俩要逛园子的时间也不短。于是他退下之后,还是去帮着张廷玉将文书都整理了,然后再匆匆赶去镂月开云。

        他在转到牡丹园那几大丛牡丹之前,忽然听见有人开口道“五弟,这可见着你是亲近四弟,不愿亲近你三哥了,我三番四次叫你,你总也不愿出来见三哥一面。如今这可好,皇阿玛嘱咐我们兄弟一起学着办差,你总算是推无可推,肯来见三哥了吧”

        石咏心想,这可好,所谓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他在宫中最不想遇见谁,就偏偏总是遇上谁。这个声音,不明摆着是三阿哥弘时么。与弘时在一起的,明显是他的小徒弟,五阿哥,弘昼。

        石咏是从“镂月开云”那几处房舍之后转过来,因此弘时与弘昼还未看见他,但可能已经听见了他的脚步声。石咏若是此时临阵掉头,远远走掉,到时候弘时与弘昼查问起来,也一样能寻到他头上。听见这两人说“体己话”,石咏着实是尴尬不已,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轻轻咳嗽了两声,走到房舍跟前,才做出陡然看见弘时与弘昼的样子,然后赶上来行礼。

        “石师父”弘昼见了石咏,欢然招呼。

        “我当是谁”弘时从鼻子里面哼出一声。

        石咏一听见弘昼喊他“师父”,就心知要糟糕,这铁定是要勾起弘时藏在心里的旧怨那。

        果然如此,弘时见石咏自行起(身shēn),便冷冷地哼了一声,端出皇子的架子,道“石大人在南书房行走多时,不会连这点儿规矩都生疏了吧皇子都没叫起,您这自说自话便起来了”

        石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其实,在这个时空里,他待的时间越长,心头的气(性xìng)儿就越大。初来时那是不得已,他只是一个小人物,根本没底气不向人老实行礼请安,有时也不得不忍那一时之气??墒谴胶罄?,他心里的底气越来越足,外表反而更加谦卑,气度更加宽和,同时处事也越来越谨慎。

        弘时这样驳他的面子,他并未与眼前这名浑(身shēn)尖酸气质的三阿哥置气,而是重新迈上一步,老老实实,标标准准,打了一个千儿,朗声道“三阿哥五阿哥,臣知错了,臣给两位阿哥请安?!?br />
        弘时心里一下子那个爽快,可是他陡然省过来,石咏不是他们家的奴才,而是皇阿玛信任的臣子,要是不信任就不让人家在南书房当差当这么些年了。

        雍正皇帝可是亲笔在人家的折子上将“奴才”二字划去,然后批注上“称臣得体”四个字的。他老子要是知道了他平白无故折辱大臣,十九不会给他好脸看?;姑幌氤龈迷趺聪绿?,弘时这头目瞪口呆地看见五阿哥弘昼没等石咏这礼行下去,就已经亲亲(热rè)(热rè)地抱着石咏的胳膊,把他扶起来,欢声道“师父,在徒儿面前,您还行这等劳什子的礼做什么”

        这个傻子弘时心想,不过是个启蒙写字的,哪儿就有这资格称师父了

        下一刻便听石咏老老实实地说“五阿哥,臣不过当年曾经指点过些微不足道的笔法,绝不敢厚颜以一个师字自居,五阿哥还是饶过臣吧”

        弘昼敬重他,那是“念旧”、“尊师重道”,而他若以皇子师父自居,那便是“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可是弘昼才不管这些,一张小脸笑得贼忒兮兮,凑上来小声问石咏“师父,最近师父厂子里的自行车有没有多上那么几架,我底下有几个善骑的小幺儿,正好组个车队,骑上街去,也一样威风凛凛的”

        石咏当即点头应了,五阿哥要出手采购自行车,正好帮他又做一回宣传,石咏何乐而不为这一对旧(日rì)师徒,正要继续商量,忽听弘时在一旁气咻咻地道“弘昼,你忘了三哥刚才教过你的不过一介佞臣而已,你以一介皇子之尊,何必这样百般迁就”

        弘时是口不择言,石咏与弘昼两个在一旁听傻了

        石咏怎么就有幸成了弘时口中的“佞臣”了

        他还记得西湖边上岳王庙里秦桧夫妇的跪像背后有楹联书道“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彼裁词焙蚓鼓苡肭罔碚庵志?奸jiān)相提并论了

        到这时候,石咏便再也不忍了,双眉一挑,盯着弘时,道“三阿哥,您刚才那句话,臣没有听清,可否请三阿哥再重述一遍”

        弘时若是敢再重复一遍,他就敢当场不给弘时脸。

        石咏这般气势一变,弘时反倒怂了,蹬蹬地就往后面退了两步,勉强拿住了,扭脸不敢看石咏,偏还舍不下颜面,只管对弘昼说“你可知道,去岁皇阿玛想要绘那一组变装行乐,皇阿玛原来只说绘制满汉蒙藏装束,偏他穿了一(身shēn)洋人的衣冠跑到皇阿玛面前去献媚,将皇阿玛逗得大乐,后来才绘了那一(套tào)洋装像。你说说看,这不是(奸jiān)佞之臣又是什么”

        弘时这么一说,石咏倒是想起来了。他曾听说过,最早郎世宁是请弘时穿上那(套tào)衣衫去给雍正看一看,弘时却以他不穿“上国衣冠”之外的服饰给拒绝了。所以最后是石咏穿了洋装,戴了假发去“科斯泼雷”。这不过是个人偏好的问题,弘时却偏要上纲上线,将他说成是一介佞臣。

        “三哥啊,”弘昼笑道,“您说石大人穿件洋服就是佞臣了,那皇阿玛也穿过,皇阿玛戴假发的时候还坐在勤政(殿diàn)的龙椅上呢,依你这么说,皇阿玛是昏君喽”

        他还没说完,弘时已经跳起来捂住了五弟的嘴,弘昼一面假作拼命挣扎,一面好整以暇地给石咏使了一个眼色。

        石咏差点儿没笑出来他一早就知道弘昼这个小子,外表看着顽皮跳脱,口无遮拦,其实那心眼子少说也有一千个要不怎么能做皇家的孩子呢

        “无大功而(身shēn)居高位,这不是佞臣是什么”弘时一时失言,这会儿赶紧找补。石咏心里却呵呵了他一个冷衙门的从二品文官,算(身shēn)居高位吗至于有没有大功他做过好些外人完全不知的事,若是他当真什么都没做过,一直袖手旁观,难道弘时这小子现在就一定能以皇子(身shēn)份站在这圆明园里

        “你们在说什么怎么三阿哥跟个急眼鸡似的”忽然旁人过来,插了一句嘴。石咏一见,忍不住又头皮发麻果然在皇园里就是没好事,见人就得行礼。远处是庄亲王十六阿哥带同理郡王弘皙一起过来,石咏少不得又得行一遍礼。

        十六阿哥手中持着一柄折扇,走到哪里摇到哪里。而一旁的理郡王弘皙,石咏也是很久没见了。废太子(允yǔn)礽过世于雍正二年,弘皙袭了郡王,他如今应当是刚刚出孝不久,开始在朝中走动。

        “十六叔,您这真是说笑了?!焙胧北灰痪洹凹毖奂Α毖档眯睦锓⒘嗣?,但对方是铁帽子王叔,他也不敢冲动无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十六阿哥将石咏给招了过去,问“茂行,这是怎么了,怎么爷刚才听见有人在说佞臣什么的”

        石咏宽容地笑笑,摇摇头,故作奇怪地问“没有呀哎呀庄亲王,您的耳力现在是恢复了”

        十六阿哥配合地拉拉耳朵,顿了顿才说“没恢复没恢复,爷这刚才也没听清,唉许是又耳鸣了?!?br />
        他们两人一唱一和,对面弘时那张脸一阵红一阵又转白,精彩纷呈。石咏替他隐瞒,算是给了弘时一个人(情qíng),偏生这个人(情qíng)让弘时觉得窝囊至极,比一刀杀了他还要难受。

        恰于此刻,雍正的皇舆与十三阿哥的肩舆一起从远处过来。弘时更是紧张,生怕石咏或是他这位十六叔将自己刚才的言论透露给皇父知道。在储位一事上,他本就没有?;莼蚴呛肜茄艹?,若是再落个“口舌”或是“刻薄”的名声,往后那更是不用想了。

        所幸雍正没有多留,径直往勤政(殿diàn)去了。十三阿哥因腿脚不便,蒙皇恩坐了轿,依旧有些局促不安,扶着轿杠招呼石咏“茂行,你来”

        石咏应了一声赶紧去了。余下的人里,十六阿哥招呼弘皙一起离开,又回头瞅瞅弘时与弘昼两个,问“一起出园子”

        弘昼登时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去了。弘时心里不爽快,微笑着婉拒了,说“十六叔,理郡王,我还想在此处待会儿,你与五弟,先去吧”

        十六阿哥盯着他看了片刻,立时又嘻嘻笑着向弘时挥手作别,自行转(身shēn),与弘皙和弘昼一道往园外走。

        弘时独个儿长舒一口气。他心里极度不爽快,偏又说不清哪里不爽,只慢慢回(身shēn),往“镂月开云”那几处矮矮的房舍内走去。

        正在此时,忽然从屋舍背后转出一个人,(热rè)(情qíng)地招呼弘时“三阿哥”

        弘时一抬头,见了来人,赶紧行礼“八叔”

        廉亲王(允yǔn)禩连忙止了他的礼“唉哟三阿哥,八叔怎么当的起这样的大礼,你可是皇上的长子呀”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一章有可能会晚点更。俺尽量准时更不延迟哈。

    11选5傻瓜打法 www.wm-v.com 重要声明:小说《我在红楼修文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11选5傻瓜打法 403第403章手机阅读

  • 回复@雷雨深深:请看《医改成功的关键在捋顺逻辑》…… 2019-05-18
  • 回复@信马克.blog:你一个挑粪的露原形了吧? 2019-05-18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5-15
  • 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05-15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13
  •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审会议 2019-05-13
  • 企业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下月起实施 2019-05-13
  • 岭南佳果飘香 周边摘果正当时 2019-05-10
  • 新疆塔城:多元化种植助力乡村振兴 2019-05-07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5-03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2019-05-02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4-29
  • 农民回答风水神,“勤劳的农民玩什么没有富起来”。(原创首发) 2019-04-29
  • 不是男装周也能邂逅小鲜肉 暴走巴黎的正确方式 2019-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