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人血糖特别“脆” 动不动就酸中毒 2019-01-07
  • 组图:中国第一辆地铁列车时隔50年再度亮相 2019-01-07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8-12-01
  • 此理论大体可以这样理解,即一个市场中的经济实体为追求最大的利润,多次进行扩大生产,每一次投资所产生的效益都会与上一次投资产生的效益之间要有一个差,这个差就是边际 2018-12-01

  •  

    精准预测11选5出号软件: 第六百零五章镇魔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梦入江南 书名:太古神主
        “轰隆”

        酒楼之外,猛然传来轰鸣之声,恐怖的凛冽杀气袭来,倒好似是一群洪荒猛兽降临。

        酒楼中的众多强者,包括那酒楼的老板、侍者等人,均是面色一喜。

        绝对是镇魔卫到了!

        也只有镇压魔狱城数百年,双手沾染无数鲜血的镇魔卫,才有这种让人胆寒的煞气。

        魔狱城之中,镇魔卫并不多,只有区区八十一人,但是每一人,都拥有武尊境的修为。

        其中统领级别的人物,更是拥有四品以上的超绝修为。

        更别说,那坐镇魔狱城的镇魔使了。

        “何人,敢在魔狱城撒野!”

        充满杀意的吼声,自酒楼外炸响,随即一道黑色(身shēn)影,径直闯入二楼。

        他伫立在那里,(身shēn)形魁伟,气魄非凡,一(身shēn)黑色铠甲衬托的他如同地狱来的神魔一般,充满了煞气。

        紧接着,又进来四个镇魔卫,一言不发的站在他(身shēn)后。

        “这可真是闹大了!”

        有人惊道:“来一个镇魔卫,就足以镇压此獠了,结果,竟然来了四个镇魔卫……还有一位统领大人!”

        “这下,那个小子是死定了,大罗神仙,怕也是救不了他?!?br />
        “啊呀,统领大人,你们终于来了?!?br />
        酒楼的老板换上一副谄媚笑容,迎了上去,手指指着凌云的鼻子,道:“禀告大人,正是这个小子,要庇护这些罪民!”

        “此子简直是太猖獗了,他竟然说……竟然说……”

        “他说什么?”

        一个镇魔卫问道。

        “他竟然说,要将魔狱城的所有镇魔卫全部杀干净,用他们的血,来洗刷所有尧族人的冤屈?!?br />
        那酒楼老板添油加醋的说道。

        他心中暗笑道:“叫你个小子在我酒楼里闹事,看我坑不死你!”

        “好大的狗胆!”

        一个镇魔卫怒斥了一声,顺着酒楼老板所指,看向凌云。

        “区区半步武尊的废物,也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诛心之言!”

        “我倒要看看,你这废物有什么本事,可以庇护这些罪民?”

        “统领大人,对付这种废物,压根不需要您出手,且让我捉了这小子来,熬他的骨,炼他的血,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镇魔卫!”

        “去吧?!蹦?身shēn)负黑色铠甲的统领冷漠的道。

        “啊……”

        看着那凶恶无比的镇魔卫靠近,尧魔小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抱着脑袋尖叫了一声,(身shēn)体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他……恶魔……他们又来了,大哥哥你快跑……!”

        看到小尧魔如此痛苦的模样,凌云的目光陡然变得锋利起来,整个酒楼的温度,在那一刹那似乎直坠寒冬。

        “别怕,有我在?!?br />
        “所有伤害过你们的人,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br />
        凌云怜悯的摸着小尧魔的头,道。

        “呵,好大的口气!”

        那镇魔卫迈着大步,啐了一口说道。

        “老子手底下也不知道收割了多少条罪民的((贱jiàn)jiàn)命,你能奈我何?”

        “孽障,还不伏诛!”

        那镇魔卫呵斥一声,腰间抱剑沧浪一声出鞘,可怕的剑气茫茫无尽,如一片剑气风暴炸开,整座酒楼在那一刹,瞬间被掀翻了屋顶,直看得酒楼老板心都在滴血。

        “都是那个小子害的,我的酒楼??!该死!该死!”

        “快走,快走,别被波及了?!?br />
        酒楼中那些看(热rè)闹的强者,纷纷变色,哪怕隔着老远,他们都感受到了那种刺痛的?;?。

        这一剑,太过霸道,别说是他们这些没有进入武尊境的武者,就算是真正的一品武尊,也要被这一剑腰斩!

        一时间,酒楼中乱作一团。

        那茫茫剑气已然是落到了凌云眼前。

        霸道!

        锋锐!

        铁血!

        似要将一切生灵绞杀粉碎。

        那可怕的剑道风暴,倒影在凌云的瞳孔之中,他的眼神,仍旧平静,古井无波。

        一伸手,挥了一下衣袖,就像是拂去了一片尘埃。

        紧接着,所有人便是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那原本狂暴霸道无比的剑道攻击,竟然是在刹那间烟消云散。

        “如此粗浅的剑道,也配在我面前摆弄,可笑?!?br />
        凌云一指点出,一点剑光迸发,没有任何烟火气息,轻飘飘,看起来没有任何威力。

        然而那镇魔卫统领,却是在那一瞬间骇然睁大了眼睛。

        “齐渊,快跑!”

        他惊呼出声。

        来不及解释,他只来得及向那个镇魔卫示警。

        那镇魔卫听了统领的一声炸喝,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qíng)。

        然而已经晚了,那凝练无比的剑光,直接穿透了他的额骨!

        随之,他眼前坠入无底的黑暗,生命……就此寂灭。

        这一幕,让整个酒楼都陷入了落针可闻的死寂。

        谁能想到,叱咤魔狱城的镇魔卫,竟然是被一个无名小子给一指点杀。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那些逃出酒楼的强者们隔着老远,立在虚空中,惊骇无比的看着凌云。

        镇杀一个半步武尊倒也罢了,然而镇魔卫可不是那种货色,竟然也是挡不住他轻轻一指。

        不可思议!

        大出他们所料。

        “不可能!”

        “齐渊!”

        “该死的,这个王八蛋对齐渊做了什么!他竟然杀了齐渊!”

        剩下的三名镇魔卫愤怒的叫了起来。

        “噌噌噌”

        只听得刀剑出鞘的声音,这三名镇魔卫就要冲上去为他们的同僚报仇。

        “站??!别去送死!”

        那(身shēn)着黑色铠甲的镇魔卫统领当头呵斥。

        三人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冷静下来。

        稍微一想,他们不(禁jìn)是吓出了一(身shēn)冷汗。

        所有镇魔卫的修为,都在半斤八两之间,然而凌云可以翻手镇杀一个镇魔卫,那么就说明,换了他们上去也不会有什么不同的结果。

        “你们去通知镇魔使大人,我来对付他?!?br />
        (身shēn)着黑色铠甲的镇魔卫统领说道。

        “大人!”

        “不要废话,赶紧滚?!?br />
        “遵……遵命!”

        三人腾空而起,化作长虹往魔狱城的中心飞去。

        凌云一直旁观,也没有阻止。

        “你似乎很有信心?!?br />
        镇魔卫统领拉了个张凳子坐了下来,黑色铠甲撞击不断发出咣啷啷的金铁交击之声。

        “你就不怕,镇魔使大人亲自赶来吗!”

        “没有什么区别,我本就要去杀他?!绷柙频?。

        “哼!”

        那镇魔卫统领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盯着凌云,似是在思考凌云这句话有多少水分。

        “你说的那个镇魔使,是金焰老鬼的第几真传?”

        凌云问道。

        “哼,你终于是知道怕了吧,告诉你,镇魔使大人是金焰尊者的第五真传!另外,排名前三的真传,此刻就在圣魔渊之中!”

        “这样吗……”

        凌云拉着小尧魔的手,站起(身shēn)。

        “你想去哪,此刻想跑?晚了!”那镇魔卫统领还以为凌云想逃,立马跟着站起(身shēn),一缕缕可怕的气机绽放,一道道奥义神链横空,化作黑暗牢笼,将整个酒楼笼罩了起来。

        “镇魔卫统领大人出手了!”

        酒楼之外,那些围观的强者们精神一振。

        “这下,那小子该死了吧!”酒楼的老板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11选5傻瓜打法 www.wm-v.com 重要声明:小说《太古神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些人血糖特别“脆” 动不动就酸中毒 2019-01-07
  • 组图:中国第一辆地铁列车时隔50年再度亮相 2019-01-07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8-12-01
  • 此理论大体可以这样理解,即一个市场中的经济实体为追求最大的利润,多次进行扩大生产,每一次投资所产生的效益都会与上一次投资产生的效益之间要有一个差,这个差就是边际 2018-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