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纪委5月发布60余名官员违纪信息 涉2名省部级干部 2019-06-18
  • 留影记忆 看见非遗 2019-06-16
  •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公布 2019-06-13
  • 台当局声称从没有出租太平岛计划 盼停止造谣攻击 2019-06-13
  •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2019-06-08
  • 甘肃天水消防采取四项措施强化官兵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2019-06-08
  •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05-29
  • 黄文榕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9
  • 扫码支付限额新规实施 2019-05-27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27
  • 清淡又滋补的羊肉萝卜汤 消灭羊肉就靠它-美食资讯 2019-05-26
  • 3D全息投影打造城市夜景“新名片” 2019-05-26
  • 精打细算会过日子 这三款小型SUV保养很便宜 2019-05-24
  • 绿水青山咋变金山银山?看河北旅游扶贫大动作! 2019-05-24
  • 池州一驾校教练醉驾教练车致人重伤后死亡被刑拘 2019-05-22

  •  

    快三和值跨度表: 第七章 不一样的传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罗森 书名:碎星物语
        司马冰心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人生可以在一天之内,有这么大的转折,先是好好的在(殿diàn)里当公主,如往常那样去宝库拿东西,忽然就遇到有人提亲,还送了彩礼过来;忽然自己就答(允yǔn)了出嫁;忽然自己就遇到了未婚夫兼家暴杀人魔;忽然他就拿了那把疑似前世砍了自己的刀,再一个忽然……自己就被带出洪荒古(殿diàn),不晓得跑什么地方来了??裆澄难?www.kuangsha.net

        是说,从(情qíng)况分析,自己是被绑架掳劫了,但考虑到双方关系,自己怎么越来越觉得这大有(情qíng)侣私奔的意味?

        而且,牛魔王守不住也还罢了,这么大的动静,肯定已经惊动妖皇,却为何完全不见祂出手阻拦?要是祂有那个意思,只凭分(身shēn)在行动的霸皇,怎么都不可能带人闯出古(殿diàn),还脱离了那方世界……真当永恒者是纸老虎吗?

        若说妖皇有意放行,那……自己也不了解母皇到底在想什么?

        “……妳没事吧?”

        淡淡的关怀之声,从旁传来,司马冰心连忙回神,匆匆应道:“没、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母皇的宝甲,厉害得很呢,倒是你……还好吗?”

        “好?有什么不好的?”霸皇笑得自信潇洒,“与本霸皇为敌,永远只有敌人该叫不好,本霸皇怎么都会是好的那一个?!?br/>
        司马冰心点点头,迟疑道:“过去我听侍女们提过你,都说你霸气无双,横扫诸天,遇强越强,无人能阻,是一等一的伟男子,没想到……”

        霸皇不耐烦似的一挥手,“全都是虚名而已,本霸皇从不在乎,也不需要这些赞扬,嘿,说这些话的人,哪一个真正了解过我?”

        司马冰心轻叹道:“还真……都是虚名呢?!?br/>
        眼前,霸皇坐在大石上,手握战刀,神(情qíng)虽然豪气,脸色却是苍白,(胸xiōng)前更是一大片血渍沾染,任谁一看也知道他受创不轻。

        刚刚杀出洪荒世界时,霸皇中了牛魔王一击,当时就被击破护(身shēn)力量,只是强行镇住,待得穿梭空间,来到这处不知是哪个小千世界的荒野山林,压下的伤再也镇不住,大口鲜血喷出,堂堂霸皇,就这么颓然坐倒……

        司马冰心真没有想到,传说中那么不可一世,几乎战无不胜的霸皇,在自己面前的第一战,就是重伤吐血的这个场面,别说一点也不威风,和传说一点都不像,简直就是糗到家了。

        “我以为……你是战无不胜的……”

        “那当然!本霸皇难道会败吗?妳哪只眼睛看到我输了?就算去问那牛头,牠也会承认,刚才被劈退的是牠,输了一招的是牠,本霸皇是天生的战神,从来都是胜利者!”

        霸皇轻咳一声,抹去嘴边残血,“但战无不胜,又不是战无不伤,妳以为干架都不用付出代价的?战无不胜的代价,就是天天在养伤,吐血、伤筋、断骨什么的,是所有战神的家常便饭,妳吃多就晓得了?!?br/>
        “……喔?!彼韭肀内ㄚǖ阃?,与其说接受这解释,倒不如说,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目睹了伟大传说背后的丑陋真相,如果不配合一点,搞不好会被灭口的。

        “……对上九重万古,还只是分(身shēn),付出这点代价,算是很轻松了,妳让那个老牛倒转位置,弄个分(身shēn)出来接我一刀,早被我砍得灰飞烟灭了?!?br/>
        霸皇摇摇头,“算了,不谈这些扫兴事,妳是怎么回事?之前在我那里的时候,已经够没精神了,但总算还有几分活力,现在怎么一副死鱼眼?人是活着,却半点活力和精神都没有,魂都没了?!?br/>
        “慢!”司马冰心错愕道:“在你那里的时候?我……我什么时候到过你那里?”

        “自然是……”霸皇的话顿住,看了看(身shēn)旁的金甲武士,哂道:“当我没说吧,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但妳现在这样不行,看着像个人,却一副行尸走(肉ròu)的样……嘿,洪荒古(殿diàn)那个鬼地方,说是妖界,可根本死气沉沉,万古之前我就说过,谁住里头都会被弄疯掉……我看妳就快疯了!”

        司马冰心腹谤一句:你才是疯子。表面上不好说,只是勉强笑笑,但这笑容被金甲遮住,别人也看不到。

        霸皇道:“不扯这些了,妳这状态不对,后头妳想去哪?我送妳去,别顾忌老太婆会说什么,做妳自己想做的事吧?!?br/>
        突然的被解放,司马冰心一下反应不来,懦懦道:“我……我也没什么想做的事啊,(身shēn)为妖族公主,我……”

        “别扯什么有的没的!”霸皇瞪着司马冰心,“妳是不是想回家了?始界的老家,想不想见见妳的亲属、家人?妳一句话,我送妳回去?!?br/>
        乍听到司马家的亲人,司马冰心几乎立刻脱口说好,那是根植于自己灵魂的羁绊,怎么可能放得下?

        但话到嘴边,随即敛住,心中忽生的警兆,司马冰心陡觉不妥,自己已经承诺过母皇,完成约定了,如果自己抛开使命,跑回去和家人在一起,这不知算不算违约?

        违了和永恒者的约定,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母皇不追究,其他妖族万古也吞不下这口气,更别说还有违诺之后可能触发的因果惩?!至肿茏?,别说加起来,任何一项都能让司马家遭到灭顶之灾。

        为了避免牵连他们,司马家自己是不能回去了,甚至要保持距离,这样对他们才是最好……

        但若不回司马家去,当下……又能去哪里呢?

        ……回洪荒古(殿diàn)?似乎不妥,这男人拚着受伤,把我从那里抢了出来,立刻就说回去,好像很打他的脸,他这个人应该不能接受打脸的!再说,现在想到洪荒古(殿diàn),不知怎么,又有种压力很大的感觉,确实不想回去。

        ……那又该去哪?

        司马冰心目光一转,道:“不如,去你那里吧?”

        霸皇一扬眉,“什么?”

        “是你自己说的啊,我曾经待过你那里?!彼韭肀乃始绲溃骸胺凑?,我又没有印象,那就再去看看好了,再说,我们都订亲了,去你那边看看,很正常吧?”

        这应当说是一个很正常的要求,但霸皇听完之后,沉默了两秒,(阴yīn)着脸色道:“不行!”

        司马冰心感查了危险的气息,任何在相亲过程中,不敢带女方回家看的男方,若不是家中有屎,就是心里有鬼,“怎么?不能带我去?难道你家里还有别的女人?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妒妇,这种事我早有心理准备,不会说什么的?!?br/>
        霸皇斜睨一眼,“妳这女人在想什么???“

        “想每个女人都会想的事啊,你们男人难道不都是这样?”司马冰心惊疑道:“莫非……堂堂霸皇,你家里竟然没有女人?”

        “男人的霸道,不需要女人来点缀,一切女人在本霸皇的眼中,也不过是可征服的战利品,不值一哂?!卑曰实溃骸靶盎炅肷匣奁?,妳为人(身shēn),还是别往那边去,于妳不利……”

        司马冰心奇道:“你不是说我去过吗?我怎么会去到一个于我不利的地方?被人带去的?谁把我带去晦气这么重的地方?不会就是你吧?”

        “这……”霸皇略显尴尬,“据说妳那时(挺tǐng)傻的,谁朝妳勾勾手,妳就跟谁走了?!?br/>
        “……这么糟糕?那不就是捡尸?”

        “很接近了,妳都没有一点印象吗?”霸皇摇摇头,“我那里不适合妳去,另外选个地方,我带妳去散散心,醒醒脑子?!?br/>
        司马冰心一下也愣了,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虽然是没混到“诸天虽大,无处容(身shēn)”的鸟收场,但眼下的处境也相差无几,还真找不到什么地方可以去的。

        为了避免妖族迁怒,波及无辜,不想回洪荒古(殿diàn)的自己,还是与霸皇同行为佳,既然邪魂岭不能去,那能往何处去,倒是一个问题……

        想了想,司马冰心灵光一闪,抬头问道:“我们是不是认识很久了?你以前是不是放过?;故欠殴??”

        “我还干过龙咧!什么放牛放羊的,妳……”霸皇随口说着,原本不以为意,却忽地虎躯一震,望向少女的眼神带着惊愕,讶然道:“妳……记得?”

        司马冰心点头道:“不一样的外表,但你们的眼神都一样……嗯,那个放牧的孩子,眼神没有这么霸气,可应该就是你,对吧?”

        霸皇咧着嘴一笑,“每个人都有些黑历史的,谁没有过弱小的时候?转生未曾觉醒的那几世,脓包了些,活该被人践踏,横竖不是什么光彩的形象,妳就干脆忘了吧?!?br/>
        司马冰心道:“我也不想记得啊,但就是忘不掉,那天自然就想起来了,我想应该是很重要的回忆吧,不如……我们去那里看看?”

        “哪里?”霸皇皱眉,这女子太过跳跃(性xìng)思维,自己一时竟然没能跟上。

        “就是去你第一次救我的那座山??!”司马冰心道:“以前的事(情qíng),我脑里模模糊糊的,只记起一些片段,我自己也很困惑,与其这样……不如我们顺着这些记忆去走走,看看以前到底是怎样的?”

        ……尤其,最后问问你,我以前到底是怎么死的?

    11选5傻瓜打法 www.wm-v.com 重要声明:小说《碎星物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11选5傻瓜打法 第七章 不一样的传说手机阅读

  • 中纪委5月发布60余名官员违纪信息 涉2名省部级干部 2019-06-18
  • 留影记忆 看见非遗 2019-06-16
  •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公布 2019-06-13
  • 台当局声称从没有出租太平岛计划 盼停止造谣攻击 2019-06-13
  • 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2019-06-08
  • 甘肃天水消防采取四项措施强化官兵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2019-06-08
  • 弘扬独特养生文化 馆陶举办首届彭艾开镰节 2019-05-29
  • 黄文榕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9
  • 扫码支付限额新规实施 2019-05-27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5-27
  • 清淡又滋补的羊肉萝卜汤 消灭羊肉就靠它-美食资讯 2019-05-26
  • 3D全息投影打造城市夜景“新名片” 2019-05-26
  • 精打细算会过日子 这三款小型SUV保养很便宜 2019-05-24
  • 绿水青山咋变金山银山?看河北旅游扶贫大动作! 2019-05-24
  • 池州一驾校教练醉驾教练车致人重伤后死亡被刑拘 2019-05-22